荷包网努力为您提供清晰,无弹窗的阅读空间,喜欢荷包网作品请记住:http://www.hebao.tw,我们将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!
加入收藏  
当前位置:荷包网 > 都市言情 > 桃色诱惑 >

第十四章付玉环的玉女神功


上一章桃色诱惑下一章

    大家如果喜欢本站就按 Ctrl+D 加收藏吧!天才一秒记住:荷包网 http://www.hebao.tw


    以下是为你提供的《桃色诱惑》小说(正文 第十四章付玉环的玉女神功)正文,敬请欣赏!

通过实践证明,婆婆的一套管理男人的经验过时了,付玉环就后悔她这么聪明一世糊涂一时,听信一个老人的话呢?现代男人能和过去男人一样?过去的男人忠厚老实,以家庭为重,现在不同了,现在时兴这个,不要别人教,电视就天天演,黄色毛片天天看,哪个男人还守得住?在单位找一个,还是幸运的,要是去找小姐,那就麻烦大着了,花了钱还要落下一身病,回来再传给女人,那可不得了!

    一想起这么后怕,付玉环赶忙设计自己管理男人的方案,她就不信,她们家三姐妹,在整个七里店还有哪个女人敢匹敌!她就不信自己拖不住一个愣头愣恼的毛广林!

    付玉环便动了心思。请记住本站的网址:。

    这一夜,她施展了一身绝技,将毛广林做得死去活来,她想,只要把毛广林的汁水全吸下来,怕他想找女人也没那能耐了,什么伤身不伤身,你自己疼着,别的女人可不疼,她不能让毛广林的一身膘,剐给野女人养容颜。

    这一夜,付玉环连续要了毛广林三次。

    第一次其实是毛广林要了她。

    毛广林今天晚上一回到家,见到付玉环,打扮得非常漂亮,而又性感,就有了好心情,听到付玉环说来了月经,就很失望,又让付玉环旁敲侧击,打听到了他与张宛丽的关系,一下子又把好心情弄没有了。上床之后,他见付玉环原谅了他,并且知道付玉环没有来月经,这一波三折,就像把死火又拔燃起来,就燃得更旺,上了付玉环的身,三下五除二,第一次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按照他们先前的约定,这一夜只有两次,做过第一次,毛广林就打算睡了,等到天要亮时,那身体里的水分又聚集到小池里,还能泄一次,就先睡了,睡到开始模糊时,才觉得付玉环还没有睡,付玉环把手伸到他的裆里,在揉捏他的大鸟头,他开始有点不大愿意接受,推开付玉环的手,可是付玉环的手被推开去又摸回来,把他的大鸟头握住,轻轻抖弄,一会儿那鸟头就伸长了。毛广林也不再有厌恶感,便把身子放平,两腿张开,让她摸捏,一会儿把大鸟从草窝里完全弄醒,又翘起来。

    付玉环贴着他的身边说,可以了,再来一次?

    毛广林说,还有一次等到天天再做吧?

    付玉环说,我还想要,我睡不着,做了再睡一个样的。

    毛广林就勉强地爬了起来,又上了付玉环的身,付玉环接纳进去之后,略略一收身下的功夫,那鸟头便被死死地咬住,毛广林的下体,顿时充血,有了受胀的感觉,便要往外回抽,他一回抽才知道,门被夹紧了,出不来了,再一使劲,便像从窄窄的门中挤出来,有不可言喻的快感,于是便起起落落地运动起来,随着他的上下起伏,付玉环的身体里的水便哗哗地流下来,发出淤泥被踩踏的声音。

    可是这次毛广林不管怎么做,身体里就没有一点反应,一阵做累了,伏在付玉环的身体上休息,付玉环说,累了,还想不想别的女人了?

    毛广林说,不想了,你最好,不要我花钱,又没有风险,还是自家的女人好!

    付玉环说,别的女人要花钱?每次花多少钱?

    毛广林又觉说漏了嘴,赶忙说,人家又没向我要……

    没向你要,是你不过意自愿给的?

    没有,真的没有,毛广林矢口否认。

    付玉环说,那你工资怎么月月少了?

    毛广林说,那是又有捐款。

    付玉环说,今天我随你到七里店去找一个工作人问,看是不是月月扣款?要不我直接去找周海红,问问你们怎么月月捐款,别的单位就不捐呢!

    毛广林说,好奶奶,我知道错了还不行?

    付玉环说,狼肚里掏不出活羊,以前的事我不管了,下次不准再犯!

    毛广林答应了是是是。

    付玉环双管齐下,上口要口供,下口把毛广林的鸟咬住,一次次地往下吞,吞得毛广林受不了,便掀起又一轮,把床摇得吱吱叫唤。

    付玉环说,我的功夫怎么样?

    毛广林说,我受不了了,怎么就不射?他很急,就支撑起四肢,猛进猛出一阵,终于又出来了。

    这次出来之后,付玉环再在他的背上一摸,已经是一汪汪的汗水,毛广林往那边一倒,没有说完一句话,就打起呼噜来,他太累了。

    付玉环自己也累了,她一闭眼就觉得头脑里飘过一片云彩,云彩罩在她的头上,她便朦朦胧胧地睡着了。

    一觉醒来的时候,窗子已经有了一抺惨白,付玉环想起了自己的方略,便又把毛广林晃醒说,再来一次怎么样?

    毛广林说好姑奶奶,我不要了,我醉了!我再不和别的女人好了!

    付玉环说,你不要我,我还要你呢!说着她又去哄那鸟。那鸟却总是躲在窝里不翘头。

    毛广林说,我真的不想要了,你让我再睡一觉吧!早知道我就不回来了。

    付玉环说,不回来,还和张宛丽好?

    毛广林说,我再不敢了,我给你写保证书,怎么样?

    付玉环说,我不要保证,男人当面一套,背后一套,我就要你,非让你从此怕女人,见了女人就骇怕。看你敢不敢再想张宛丽了。她还是要去摸毛广林的鸟头,毛广林躲让不了,只好把腿叉开,把鸟头再送给她。

    付玉环把毛广林的鸟抓在手中,像条冬眠的蛇,怎么摆弄都没有反应,她知道要动真功夫了,她将头缩进被子里,用嘴去寻找那鸟,找到了把它吃在口中,毛广林还是没有应和。

    付玉环又用舌头在那冠沟上,来去荡搓,有那么几下,不知荡上哪一处,毛广林便一颤一颤地痉孪,终于让她找到男人的剌激点,只反复四五次,就把毛广林的兴趣又逗了起来,不过毛林还是累了,就是耐在床上不起来。

    付玉环说,也好,你躺平,让我来做。说着她翻身骑上去,坐在毛广林的大腿中间,想把毛广林的鸟送进去,可是毛广林不配合,就是送不里去,付玉环又用一手扶住,一手撑开自己的花瓣,手指勉强把那鸟头推进去,推进去之后,她便坐在上面悠悠地晃起小船来,晃了一阵,把毛广林弄得心里痒痒的,终于又有了感觉,他双手握住付玉环的两只,一跃将付玉环推倒说,还是让我来吧。要做就快些,开快亮了。

    毛广林开始掀起又一轮进功,这次他有些心急,又是为了完成了事,一点情绪也没有,他说,我不行了,这次就算了吧?

    付玉环说,不行,我还没过瘾呢!什么事不能都由着你来!

    毛广林只好再努力,付玉环不再努力,付玉环一努力,身子就没有了一点缝隙,毛广林几次脱出来,进不去,就想倒下去放弃了。

    付玉环说,不行,一定要做出来。男人留着不好,留着会作怪,会惹事,今天晚做足了,明天晚上就只做一次,或者两次,让你一个星期不乱想。

    毛广林再次努力,咬牙切齿地使劲,把床几乎晃散了,终于有了感觉,刚要出来,付玉环说你等一下,我屁股下还没垫毛巾呢!

    这一次退了潮,毛广林鸟陷在付玉环的身体里,再也挺不起来,付玉环让他再动,他一动,脱出来,再也顶不进去了。

    毛广林说,你就饶了我吧,我真的做不了了。

    付玉环说,再来最后一次,实在做不了就加在一起算,明晚还是三次,前做后不做!

    毛广林一听,就急了,我做,我做,我做死你!

    付玉环说,做死我,我也愿意!其实她也早受不了了,她早已觉得体内火辣辣地疼。

    毛广林听到付玉环的话,果然验让了那熟人的话,就觉得付玉环有些厌恶,更有些可怕,他便带着仇恨似的,又开始插进去,这次他做得疯狂,做得歇斯底里,简直是发疯了,他要把付玉环做死,做得她再也不敢要他,可当这次射出时,只干挺了两下,自己也觉得一点东西也没有出来,相反整个肚脏好像坠下来,他抽出大鸟一看,红了,又像是自己射出血来,还是付玉环来月经了……

    整个一星期毛广林在七里店,看到所有女人,都有些骇怕,他被付玉环的玉女神功治服了吗?没有,好戏还在后头呢!

    通过实践证明,婆婆的一套管理男人的经验过时了,付玉环就后悔她这么聪明一世糊涂一时,听信一个老人的话呢?现代男人能和过去男人一样?过去的男人忠厚老实,以家庭为重,现在不同了,现在时兴这个,不要别人教,电视就天天演,黄色毛片天天看,哪个男人还守得住?在单位找一个,还是幸运的,要是去找小姐,那就麻烦大着了,花了钱还要落下一身病,回来再传给女人,那可不得了!

    一想起这么后怕,付玉环赶忙设计自己管理男人的方案,她就不信,她们家三姐妹,在整个七里店还有哪个女人敢匹敌!她就不信自己拖不住一个愣头愣恼的毛广林!

    付玉环便动了心思。

    这一夜,她施展了一身绝技,将毛广林做得死去活来,她想,只要把毛广林的汁水全吸下来,怕他想找女人也没那能耐了,什么伤身不伤身,你自己疼着,别的女人可不疼,她不能让毛广林的一身膘,剐给野女人养容颜。

    这一夜,付玉环连续要了毛广林三次。

    第一次其实是毛广林要了她。

    毛广林今天晚上一回到家,见到付玉环,打扮得非常漂亮,而又性感,就有了好心情,听到付玉环说来了月经,就很失望,又让付玉环旁敲侧击,打听到了他与张宛丽的关系,一下子又把好心情弄没有了。上床之后,他见付玉环原谅了他,并且知道付玉环没有来月经,这一波三折,就像把死火又拔燃起来,就燃得更旺,上了付玉环的身,三下五除二,第一次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按照他们先前的约定,这一夜只有两次,做过第一次,毛广林就打算睡了,等到天要亮时,那身体里的水分又聚集到小池里,还能泄一次,就先睡了,睡到开始模糊时,才觉得付玉环还没有睡,付玉环把手伸到他的裆里,在揉捏他的大鸟头,他开始有点不大愿意接受,推开付玉环的手,可是付玉环的手被推开去又摸回来,把他的大鸟头握住,轻轻抖弄,一会儿那鸟头就伸长了。毛广林也不再有厌恶感,便把身子放平,两腿张开,让她摸捏,一会儿把大鸟从草窝里完全弄醒,又翘起来。

    付玉环贴着他的身边说,可以了,再来一次?

    毛广林说,还有一次等到天天再做吧?

    付玉环说,我还想要,我睡不着,做了再睡一个样的。

    毛广林就勉强地爬了起来,又上了付玉环的身,付玉环接纳进去之后,略略一收身下的功夫,那鸟头便被死死地咬住,毛广林的下体,顿时充血,有了受胀的感觉,便要往外回抽,他一回抽才知道,门被夹紧了,出不来了,再一使劲,便像从窄窄的门中挤出来,有不可言喻的快感,于是便起起落落地运动起来,随着他的上下起伏,付玉环的身体里的水便哗哗地流下来,发出淤泥被踩踏的声音。

    可是这次毛广林不管怎么做,身体里就没有一点反应,一阵做累了,伏在付玉环的身体上休息,付玉环说,累了,还想不想别的女人了?

    毛广林说,不想了,你最好,不要我花钱,又没有风险,还是自家的女人好!

    付玉环说,别的女人要花钱?每次花多少钱?

    毛广林又觉说漏了嘴,赶忙说,人家又没向我要……

    没向你要,是你不过意自愿给的?

    没有,真的没有,毛广林矢口否认。

    付玉环说,那你工资怎么月月少了?

    毛广林说,那是又有捐款。

    付玉环说,今天我随你到七里店去找一个工作人问,看是不是月月扣款?要不我直接去找周海红,问问你们怎么月月捐款,别的单位就不捐呢!

    毛广林说,好奶奶,我知道错了还不行?

    付玉环说,狼肚里掏不出活羊,以前的事我不管了,下次不准再犯!

    毛广林答应了是是是。

    付玉环双管齐下,上口要口供,下口把毛广林的鸟咬住,一次次地往下吞,吞得毛广林受不了,便掀起又一轮,把床摇得吱吱叫唤。

    付玉环说,我的功夫怎么样?

    毛广林说,我受不了了,怎么就不射?他很急,就支撑起四肢,猛进猛出一阵,终于又出来了。

    这次出来之后,付玉环再在他的背上一摸,已经是一汪汪的汗水,毛广林往那边一倒,没有说完一句话,就打起呼噜来,他太累了。

    付玉环自己也累了,她一闭眼就觉得头脑里飘过一片云彩,云彩罩在她的头上,她便朦朦胧胧地睡着了。

    一觉醒来的时候,窗子已经有了一抺惨白,付玉环想起了自己的方略,便又把毛广林晃醒说,再来一次怎么样?

    毛广林说好姑奶奶,我不要了,我醉了!我再不和别的女人好了!

    付玉环说,你不要我,我还要你呢!说着她又去哄那鸟。那鸟却总是躲在窝里不翘头。

    毛广林说,我真的不想要了,你让我再睡一觉吧!早知道我就不回来了。

    付玉环说,不回来,还和张宛丽好?

    毛广林说,我再不敢了,我给你写保证书,怎么样?

    付玉环说,我不要保证,男人当面一套,背后一套,我就要你,非让你从此怕女人,见了女人就骇怕。看你敢不敢再想张宛丽了。她还是要去摸毛广林的鸟头,毛广林躲让不了,只好把腿叉开,把鸟头再送给她。

    付玉环把毛广林的鸟抓在手中,像条冬眠的蛇,怎么摆弄都没有反应,她知道要动真功夫了,她将头缩进被子里,用嘴去寻找那鸟,找到了把它吃在口中,毛广林还是没有应和。

    付玉环又用舌头在那冠沟上,来去荡搓,有那么几下,不知荡上哪一处,毛广林便一颤一颤地痉孪,终于让她找到男人的剌激点,只反复四五次,就把毛广林的兴趣又逗了起来,不过毛林还是累了,就是耐在床上不起来。

    付玉环说,也好,你躺平,让我来做。说着她翻身骑上去,坐在毛广林的大腿中间,想把毛广林的鸟送进去,可是毛广林不配合,就是送不里去,付玉环又用一手扶住,一手撑开自己的花瓣,手指勉强把那鸟头推进去,推进去之后,她便坐在上面悠悠地晃起小船来,晃了一阵,把毛广林弄得心里痒痒的,终于又有了感觉,他双手握住付玉环的两只,一跃将付玉环推倒说,还是让我来吧。要做就快些,开快亮了。

    毛广林开始掀起又一轮进功,这次他有些心急,又是为了完成了事,一点情绪也没有,他说,我不行了,这次就算了吧?

    付玉环说,不行,我还没过瘾呢!什么事不能都由着你来!

    毛广林只好再努力,付玉环不再努力,付玉环一努力,身子就没有了一点缝隙,毛广林几次脱出来,进不去,就想倒下去放弃了。

    付玉环说,不行,一定要做出来。男人留着不好,留着会作怪,会惹事,今天晚做足了,明天晚上就只做一次,或者两次,让你一个星期不乱想。

    毛广林再次努力,咬牙切齿地使劲,把床几乎晃散了,终于有了感觉,刚要出来,付玉环说你等一下,我屁股下还没垫毛巾呢!

    这一次退了潮,毛广林鸟陷在付玉环的身体里,再也挺不起来,付玉环让他再动,他一动,脱出来,再也顶不进去了。

    毛广林说,你就饶了我吧,我真的做不了了。

    付玉环说,再来最后一次,实在做不了就加在一起算,明晚还是三次,前做后不做!

    毛广林一听,就急了,我做,我做,我做死你!

    付玉环说,做死我,我也愿意!其实她也早受不了了,她早已觉得体内火辣辣地疼。

    毛广林听到付玉环的话,果然验让了那熟人的话,就觉得付玉环有些厌恶,更有些可怕,他便带着仇恨似的,又开始插进去,这次他做得疯狂,做得歇斯底里,简直是发疯了,他要把付玉环做死,做得她再也不敢要他,可当这次射出时,只干挺了两下,自己也觉得一点东西也没有出来,相反整个肚脏好像坠下来,他抽出大鸟一看,红了,又像是自己射出血来,还是付玉环来月经了……

    整个一星期毛广林在七里店,看到所有女人,都有些骇怕,他被付玉环的玉女神功治服了吗?没有,好戏还在后头呢!

    大家如果喜欢本站就按 Ctrl+D 加收藏吧!天才一秒记住:荷包网 http://www.hebao.tw
上一章桃色诱惑下一章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;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回到上一章,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

荷包网坚持做无弹窗小说站,感谢您的支持和阅读。